•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錦旗背後的故事(第二集)
發布日期:2018-07-19閱讀量:

    《錦旗的故事》“開播”第一集,便受到了廣大醫患的廣泛關注和肯定,因爲這是一個講述醫患之間溫情故事的平台。在這裏,患者對醫院、對醫護人員說不盡的話語,道不盡的感謝,終于能以另一種方式傳達;醫護人員付出的努力和溫情也能得到最真實的展現。瞧,這是一封來自病友的感謝信,長達4000余字,這名患者被結石困擾多年,這次有幸在我院泌尿外科接受了日間手術,出于對醫護人員的感激,特寫了此文章。小編特節選部分,讓我們一起跟隨患者的視角,去領略優質醫療服務的魅力!



兩腎結石,請滾出我的生活(節選)

——一次關于醫學發展的驚喜體驗


    明天,就是明天上午,我就要上手術台了。在長沙市中心醫院泌尿外科,用經輸尿管纖維軟鏡,一台手術掏出兩腎內的結石。


    夜已經很深了,身旁趕過來簽字護理的老父,經一路奔波,已疲憊入睡。而我,沒有一點睡意。肖小旺醫生的話又在耳邊回響,“你兩腎都有結石,右腎又曾做過開放手術,經輸尿管軟鏡取石術應該是最適合你的了,甚至可以說這技術是專爲你發明的了。我們在湖南引進設備較早,臨床有上萬例的成功經驗了……” 我能理解他這話當中的自信,也確實能感覺到他爲我的慶幸。人生走過四十載,受結石折磨三十年,我做夢都在想能把腎內的石頭徹底清除幹淨,還自己一個健健康康精力充沛的人生。

 

    美夢與風險同在,肖醫師也說了手術的風險,“你右腎已開始萎縮,功能受損嚴重,又做過開放手術,右腎的結石有三厘米,現在也不清楚結石的成份和硬度,如果軟鏡取不出石,就只能執行第二方案,從體外打孔微創取石,同時又要保證能把左腎的結石取掉,比較複雜,難度很大,不排除再次手術或右腎切除。至于更大的風險,根據現有情況和我們的經驗,很小,但誰也不敢也不會說沒有。”



和結石鬥爭20多年  每次痛楚都讓我刻骨銘心

    誰都明白這個更大的風險是指什麽,我也不知道這個軟鏡到底有多神奇,能真的少痛少傷地徹底蕩平結石,讓我打贏這場肉和石的戰爭嗎?二十多年來和結石鬥爭的經曆,每次的痛楚都讓我刻骨銘心,曆曆在目。


    1993年,右腎第一次取石手術,是在單位職工醫院做的,當時顯示石頭已清除幹淨。


    1996年,複查B超顯示又能看到右腎內有綠豆大小的結石多粒了。爲了不做手術弄下它們,進口的結石藥吃了,一天幾大碗一吃幾十天的草藥湯喝了,猴子一樣的天天蹦啊蹦跳啊跳的玩了,倒立也倒了,倒睡也睡了,但石頭依然穩穩當當大有一幅“生死與我相依”之狀了。


    九十年代末,體外碎石比較普及和成熟。雖然體外碎石的醫學手段沒有給我直接處理掉腎內結石,但這十多年卻多虧有他,在關鍵時解了我的兩次燃眉之急,讓我沒受切膚之痛。


    2015年,體檢時發現左腎內也有兩粒結石了,真是舊怨末了,又添新愁啊。原來我一直寬慰自己:反正我左腎好好的,大不了右腎沒用了就切了。哪知現在保命的左腎也生石頭了,那不真是要命的節奏嗎?


 

經輸尿管纖維軟境——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前不久,我得知長沙市中心醫院有最先進的經輸尿管纖維軟境取石設備,有一個專業針對結石手術的團隊。所以這次把徹底解決雙腎內結石的希望放進了長沙市中心醫院,才有了本文開頭的那段主治醫生的術前談話。


    每次做手術,我都會有些擔憂,那不可預知的手術結果會讓人焦慮,術前禁飲禁食,口幹舌燥又不敢喝一口水讓人更加煩躁。那天,我悄悄的爬起來,取出筆,把自己做生意的所有資金往來,債權債務 ,一些帳戶密碼之類的東東以及一些緊要事情密密麻麻地寫在一張便簽紙上,折好夾在身份證下,塞進了錢包。然後調好六點半的鬧鍾,以便能八點前趕到醫院辦好住院手續馬上手術(這是長沙市中心醫院推出的“日間手術”模式:即手術前在門診做完所有術前檢查,手術當天住院即做手術,以便減少醫療總費用和提高病床周轉。)


    早上起來,驅車到醫院,直奔十九病室。八點還不到,將住院證給護士站護士一看,她就直接將我領到了病房,看來手術前的事情都是已安排好了。八點多,陸續有護士出入病房。一個護士拿著一套病服進來,“康哥,請把病服換上,不能穿內褲哦”。醫護人員和我稱兄道妹的,看了那麽多次病,才第一次聽到。我不由去往她工牌上看,想知道她的姓名,她似乎知道意思,說“我是婧婧,有事就請按呼叫器。”說著她又走到了隔壁老大爺床前,看老大爺有起來的意思,遂雙手扶住他起來說:“嗲嗲,慢點啊,又想出去走動下了啊!”這時另外有個美女護士走到我鄰床那個做了微創手術的患者床邊:“來,大叔,看看你的小PP好了沒。”患者老婆回了句:“都要叫爺爺了,還小PP”。引得病房內一陣哄笑。後來知道是因爲這個男人做完手術後仰臥了兩天,臀部有點褥紅,昨天做了處理,護士今天來查看情況。

    大家哄笑一陣,病房裏氛圍倒確實很輕松。想想這兩天在醫院做術前的各項檢查,雖然和所有大醫院一樣,到處是人滿滿,哪都要等,但各處秩序都還好,到哪都能擡眼就能看到一身合身藍制服的導診志願者,並且都是養眼的帥哥美女,問什麽都熱情回答和引導。各個分診台和檢查登記處都忙而不亂,根據電子叫號指引一個個依次就診和檢查,就連進大門停車也都有保安一路引導,讓你能很快找到車位。再想想主治肖小旺醫師,一直都是一幅胸有成竹信心滿滿的樣子,心裏稍稍有點寬慰。


   

經輸尿管纖維軟境取石爲我解憂愁


    九點不到,手術室護工用平車把我推進了手術室。進了手術室後的記憶,只停留在了那個爲我紮輸液針的女醫務人員溫暖的手和清澈的眼睛上,醒來時已在病房。楊東華護士長送來了結石的成份化驗結果。雖然前面很多次弄出來過石頭,但對于成份化驗,自己沒想過,也沒哪個醫院提過。隨化驗結果,還有一份醫囑單,護士雁子站在我床邊,正兒八經地和我講起了醫囑:我是雁子,你知道以後要注意一些什麽事情嗎?我說,應該是要多喝水,多運動吧。雁子說,是的要多喝水,康複後要多運動。但是啊,你體內現在還有兩根DJ管,這一個月絕對不能劇烈運動。她又說了些根據結石成份,以後飲食要注意少吃什麽不吃什麽之類的話。我覺得中心醫院的這個做法確實不錯,很有科學性,根據自身結石成分調整飲食習慣,應該對于預防結石再發或減慢再發速度應該是有益的。


    天黑時分,肖小旺醫師來到了病房。應該又是剛從手術室出來,來病房看下患者,准備下班了。他依然是那風風火火、神清氣旺的樣子,他就站在門口我的床頭,問我感覺怎麽樣。我說還好感覺還輕松。他呵呵一笑說,你輕松我們可不輕松,你的情況比較複雜,我們整個手術團隊的人,包括傅主任(指科主任傅發軍)碰頭研究了幾次,不過還好了,應該是達到了最理想的結果。


    9月24日上午做的手術,9月26日下午輸完液,肖醫生來病房問了問情況,讓我走了幾步給他看看,然後大手一揮:出院。 “啊啊啊啊,肖老大,你沒搞錯吧,才兩天呢,可以出院了嗎?”他說,“完全沒事,走吧。出去吃點藥消消炎就行。一個月後來撥管。有什麽問題打我電話,我們也會有人電話跟訪你的。”確實在出院後,那個很帥的的馬骅帥哥打過幾次電話給我,詢問情況,回答我的一些問題。從沒接到過在患者出院後醫生打過來的電話,這次真的有的例外,心裏暖暖的!

 

    出院後內心對中心醫院泌尿外科醫護人員的感謝無法忘懷,思來想去,只有將自己的結石治療經曆碼成了這多文字。衷心感謝長沙市中心醫院泌尿外科的所有醫護人員!是你們,又爲我以後創造幾十年的優質生活提供了可能。向所有戰鬥在悍衛建康、挽救生命一線的醫護人員們致以崇高的敬禮!

 

泌尿外科病友 康代良

2017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