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yle id="rimpim"><ins id="rimpim"></ins><bdo id="rimpim"></bdo><pre id="rimpim"></pre><li id="rimpim"></li><span id="rimpim"></span></style><bdo id="rimpim"><strong id="rimpim"></strong><q id="rimpim"></q></bdo><th id="rimpim"><dt id="rimpim"></dt></th><strike id="rimpim"><fieldset id="rimpim"></fieldset><ol id="rimpim"></ol><dl id="rimpim"></dl><dl id="rimpim"></dl><sup id="rimpim"></sup></strike><i id="rimpim"><tt id="rimpim"></tt></i>
                <optgroup id="n73nbt"><dt id="n73nbt"></dt></optgroup>
                •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我是醫生,有責任爲您母親治病”(醫師 蔣路平)
                發布日期:2018-08-17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主任醫師蔣路平

                【個人名片】

                    蔣路平,中共黨員,現任長沙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兼六病室主任。學會任職內科專業委員會委員、湖南省病理生理學會理事。


                    一通“陌生”的電話,一個“唐突”的請求,只因一句“我曾是您的病人”,長沙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主任醫師蔣路平犧牲國慶休假的時間,驅車200多公裏回到自己曾工作過的衡陽市某醫院,爲八旬老太太親自診查病情。家屬送上“感謝禮”,他婉拒說,“我是醫生,有責任爲您母親治病”。

                家屬驅車百裏赴長沙  只爲當面送上感謝信

                    10月28日下午2點,長沙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六病室的護士站來了兩男一女,他們詢問護士:“請問蔣路平醫生是在這嗎?”

                    恰巧,護士長李鳳華正在護士站整理日志,聽到有人在找主任,起身答話道:“蔣主任是我們科室的主任,你們找他有什麽事嗎?”

                    聽聞自己找對了地方,三人十分高興,女人說道:“您好,我們是來給蔣路平醫生送感謝信的,家中老母親一定要我們當面交給蔣醫生表示感謝。”說著便拿出包裏打印好的大幅紅色感謝信和錦旗。

                    李護士長接過感謝信一看,原來是國慶放假期間,主任悄悄回了幾年前的原單位——衡陽市中心醫院給老病人看病。“不好意思,蔣主任現在正在給病人做介入手術,手術完成時間不定,感謝信我們代爲收下,可以嗎?”

                    “我們可以在這裏等蔣主任做完手術,多久都可以。我們是從衡陽專程趕過來的,多虧了他,母親的病才算穩定。這樣只爲病人著想的好醫生實在太難得了,我們一定要當面謝謝他。希望這封感謝信也能在醫院張貼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醫院有蔣路平醫生這樣醫德醫技都很棒的醫生。”

                    聽完三人的請求,李鳳華護士長也感觸頗深,將他們先安排至主任辦公室歇息等待。通過交談與溝通,護士長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八旬老太心髒病複發  緊急尋覓“蔣醫生”

                    三人的母親李老太太今年80歲高齡,一直有嚴重的心髒病。七年前,因心髒病突發,被送進衡陽市某醫院救治。蔣路平主任當時就是她的主治醫生,爲老太太進行了心髒支架手術。李老太太的女兒李玉回憶說,當時聽說蔣醫生是學成回來的博士,覺得能請到博士爲母親做手術十分幸運,蔣醫生很負責,每次查房詢問母親病情都特別仔細。後來恢複情況良好,他們一家人很是滿意。

                    2016年初,因年齡日趨增長,李老太太的心髒病又犯了,再次被送到衡陽市某醫院治療。本希望蔣路平能繼續擔任主治醫生,可卻聽說他已經調走,于是另一位醫生爲她進行了心髒支架手術,但術後效果不理想,老太太心髒病兩個月後又複發了。老太太向子女提出,能否打聽一下蔣路平醫生的聯系方式,畢竟上次蔣醫生做支架手術,保了七年都沒問題,希望這次能找到蔣醫生重新爲她診療。于是兒子李吉清向醫院護士打聽到了蔣醫生的聯系方式,然後撥通了電話。

                    “喂,您好,哪位?”
                    
                    “喂,您好,請問是蔣路平醫生嗎?”
                    
                    “我是。”

                    “您好,請問您是否記得七年前在衡陽市某醫院治過的一名73歲的李老太太,當時她心髒支架手術就是您做的。我是她的兒子李吉清,這次找到您,是因爲我母親的心髒病又犯了,雖然又做了心髒支架手術,可是效果不太好,兩個月又犯病了,詢問一下您,可否到衡陽來給我母親看看病呢?”

                    “七年前?好像是有一位這樣的病人。這樣吧,我請衡陽市某醫院的醫生把您母親的手術影像資料調過來看一下,隨後再回複您。”

                    ……

                    “您好,你母親這次的手術是成功的,目前血管的情況還可以,複發可能是其他的原因。這樣吧,過幾天就是國慶休假了,假期我能回衡陽,10月2號上午9點,您帶母親來衡陽市中心醫院吧,我在門診等你們。”


                看病拒收“感謝禮” 家屬交上挂號費就行

                    10月2號上午9點,老太太的兒子李吉清和女兒李玉帶上母親來到衡陽市某醫院。到了二樓心血管內科的門診,李吉清向護士詢問蔣路平醫生是否在?護士將一行人帶到一間診室。這時,蔣路平主任已經在診室裏等候了。

                    “蔣醫生,您真的來了,謝謝您,這是我的母親。”李吉清說道。

                    “不客氣。老人家您請坐,讓我看看您的病曆,幫您檢查一下。”

                    李老太太及家人自述了病情及治療的全過程,蔣主任幫她進行了詳細檢查,根據病情爲老太太調整了後期的藥物治療方案。看病結束後,李吉清和李玉拿出事先准備好的“紅包”塞給蔣路平主任,邀他一起吃飯表示感謝。蔣主任當場謝絕了這份“好意”,並說道:“您母親是我的病人,本就應該負責到底,‘好意’我不能接受,但心意領了,您給這邊門診及時交上挂號費就行。”


                “我是醫生,有義務、有責任爲您母親治病”

                    自從調整治療方案,李老太太的病情日益改善,已經不需要再次進行支架手術了,生活質量明顯提高。她要求兒女爲蔣醫生寫封“感謝信”,打印成“喜報”,親自送到長沙,交給恩人的手中,衷心地再說一聲“謝謝”。

                    李吉清剛從法國回來,他感慨母親居然能遇上一位這麽好的醫生。“我們和蔣醫生只是萍水相逢,僅僅是七年前治過一次病,但他卻把病人放在了心上。如今在中國,求人幫助並不是那麽容易,只是一通‘唐突’的電話,蔣醫生卻‘如約而至’,並且‘醫治得法’,還‘分毫不收’,這不得不讓人感動。”

                    在李吉清的心中,他至今還記得蔣路平醫生拒收“紅包”時對他說的那一句話:“您母親7年前是我親手做的心髒支架手術,現在心髒病又犯了,我是醫生,有義務、有責任爲您母親治病。”因爲遇到了蔣路平醫生,李吉清相信中國仍有很多好醫生的存在,原來中國的醫生並不是一看病、一動手術就要收取大紅包。蔣路平醫生就是“人民醫生”的一個縮影,應該廣而告之。

                    送錦旗那天,李吉清、李玉等在辦公室等了3個多小時,他們覺得這份等候是值得的,因爲他們終于等到了蔣主任從手術室回到病房,可以親手將“謝意”送到蔣主任的手中。可接過感謝信和錦旗的蔣主任,這時卻顯得有些腼腆:“您們太客氣了,大老遠趕來,害您們久等了,老太太身體還好嗎?”

                    “好!好!好!……感謝主任您驅車前往醫院爲母親看病,如果沒有您細致入微的診療,我母親還不知道情況會怎樣,真心地感謝您!謝謝!”

                記者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