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與自己較勁,其樂無窮(醫師 李傑平)
發布日期:2018-08-17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血液科主任李傑平

    2014年4月,根據醫院早已定下的戰略規劃,正式成立血液內科,當時工作于重慶市第三軍醫大學附屬新橋醫院血液科、全軍血液中心(現重慶市陸軍軍醫大學附屬新橋醫院全軍血液中心)的李傑平受邀前來血液內科開辟“新天地”。作爲土生土長的湖南人,李傑平欣然赴任,看中的也是長沙市中心醫院這個“發展中的平台”,定能讓他的職業曆程走得更遠。

    記者第一次見到李傑平主任,是2014年他剛到任血液科的第三天,他親自上門拜訪了醫院各大職能科室。來到宣傳科,他主動做自我介紹:“你好,我是血液科主任李傑平,請宣傳科一定多關照我們新科室,讓大家盡快知道咱們醫院有了血液科”。這句話不是寒暄,而是李傑平的大實話。他說好醫生也怕“巷子深”,所以要自己走出來。

    後來,與李傑平主任多次打交道,記者發現在他這裏,新聞線索、科普文字、活動策劃統籌,通通都“在行”;既是醫生,又是講師,還是科室新聞發言人;面對患者,治療、科普、關懷,他都能做到面面俱到。

    2014年全院通訊員表彰及培訓大會上,作爲“新生代”科主任,李傑平被評爲“最具宣傳意識科主任”,實至名歸。也是這一年,全院乃至湖南省醫學會血液學術界都知道了長沙市中心醫院血液科和這名年輕的科主任。


從6張病床到43張病床,目前血液科一床難求

    從2014年到2017年,短短的三年時間,血液科的變化可謂是“日新月異”。最直觀的表現就是當初科室成立時編制只有6張病床,現在卻有了43張病床,並且全部住滿,還有不少新患者在預約等床。

    “從無到有”,這個結果令人驕傲,而整個過程,李傑平說那是一種曆練。剛開始時,血液科幾乎無人知曉,每天他坐在門診看病,來就診的人數“屈指可數”,與他以前所在的新橋醫院血液科門診那是天壤之別。李傑平說:剛開始時心裏的確有落差,不過新科室沒有認可度也屬正常,想要自強,就必須主動爭取病人對醫生的信任。

    血液疾病專業性很強,許多都是人們不常了解的,所以一旦病人確診,對于病症大多都是知之甚微,一知半解,因此血液科醫生要花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去與病患溝通,並且是以嚴肅認真、負責任的態度讓病人搞清楚這種疾病到底是什麽,怎麽引起的,該怎麽治療。李傑平就是這樣做的。

    不僅是爭取門診的病人,每次參加全院大會診,李傑平都會認真對待,絕不怠慢,他會提前仔細查看病人的資料,到病人床旁詢問病史和症狀,以求會診時的全面、正確。他說,病人把生命交給醫生,醫生用心了,這條命也許就過來了。所謂“醫者父母心”,就該是這樣。

    2014年,一名在外院診斷爲“胃部淋巴瘤”的農村患者來到血液科門診就診。這名60歲左右的男人向李傑平遞上了自己的病曆,並訴說了自己治病的難處——窘迫的家境。爲了治病,家中已經用了不少錢,自己的新農合醫保報銷比例不高,無法繼續承受治療需要用到的進口特效藥——美羅華的費用。

    明白了病人的難處,李傑平當即對病人拍板說,那咱們就不用美羅華,富有富的治法,窮也有窮的治法。于是,李傑平反複鑽研男子的治療方案,將治療藥物全部改成有價格優勢,且具備報銷比例的國産藥,通過精細的治療方案“升華”藥物的療效,經過6個療程的治療,男子胃部淋巴瘤治愈出院,期間所花費的治療費用並不貴,全部都在男子的支付能力範圍之內。至2017年男子定期的複查結果顯示,胃部淋巴瘤沒有出現複發和進展,療效穩定。

    就這樣,李傑平與病人信任如上述般一個個穩固建立,血液科的病源在良好口碑的相傳下一步步壯大擴展。

    “除了血液科的自身發展,我還要重點感謝三個兄弟科室,一個是病理科,一個是檢驗科,一個是輸血科,沒有他們過硬的技術支持,血液病診斷只會變成‘無用的猜想’和‘無力的救治’。”李傑平深知與醫技科室相輔相成的道理。


只要是疑難雜症,我都願意爲病人去搞明白,弄清楚

    在李傑平主任的辦公室,靠辦公桌的右邊有一塊白色的記錄板,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名和病名。出于好奇,記者向李傑平詢問,得知這上面記錄的人名和病名,都是他曾經或現在碰到的病人,他們的疑難雜症,或是他們正在接受新療法的進程觀察。

    王學勤,男,48歲,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預後差,李傑平一直在病期爲他斟酌考慮幹細胞移植的治療可行性。令李傑平難過的是,病人因爲基礎疾病最終沒有等到幹細胞移植的可行時機就去世了。

    方元丹,女,40歲,T細胞淋巴瘤,目前正在接受一種名叫西達本胺的新藥治療,觀察其治療效果。

    李建,女,40歲,血象檢查發現不在正常值內,全血細胞減少伴隨脾髒腫大,多家醫院就醫未得到確切的診斷結果。李傑平將其收治血液科,與李建溝通,向病人說:你至少給我一周的時間來搞清病因,通過翻查案例,文獻,最終確診其是特發性非肝硬化性門脈高壓征,屬消化內科疾病。確診後李傑平將病人轉診至相應科室,接受對症治療。

    ……

    還有這樣一個令人深刻的案例:

    袁傑豐,男,42歲,大學教授,患M4型急性髓系白血病,診斷時已經處于白血病晚期,多器官功能衰竭狀態。2014年,已經被醫生宣判病程末期的他從省級醫院轉入長沙市中心醫院血液科接受臨終治療。那時,袁傑豐早已對生命絕望,身體肝脾腫大,腹部大量腹水導致浮腫、雙下肢腫脹,簡單的活動都極端困難,身體每況愈下。

    李傑平主任在看了他的病曆後,卻對他的病情有不同的看法,認爲他的病情並沒有到等死的地步,還是有改善和延長生命的辦法。于是,李傑平先找到袁傑豐的父母,說明了袁傑豐的病情進展依然有生的機會,希望其父母能說動他再次有信心地接受化療。

    剛開始,袁傑豐家人認爲李傑平是想要在將死之人身上賺治療費,死活不同意再做無謂的治療。但是李傑平不放棄,多次主動與袁傑豐溝通和探討,盡管幾次被惡言相向,李傑平也沒有放棄,反而更加積極地向袁傑豐科普他所患白血病的情況。最終,袁傑豐被李傑平主任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動,願意再相信一次醫生,勇敢地接受化療療程。經過6次規範的化療療程,袁傑豐的肚子縮小,肝脾也變小,身體開始好轉,病情也沒有出現惡化。

    一個月以後,袁傑豐的身體指征不斷好轉,出院後再次回歸工作崗位,重新站在了講台上,那一刻在講台上,袁傑豐哽咽了。出院那天,他親自爲李傑平主任送上了“華佗在世”的錦旗,緊握李傑平的手不停地表示感謝。

    回想起這個病人,袁傑豐的管床醫生沈瑞告訴記者,她最佩服主任就是這股韌勁,當初她也幾次與病人溝通遭到誤會,她想過放棄,就隨病人的意願好了。可是李傑平主任卻嚴厲地批評了她,李傑平說,病人到你這裏來治病,就是把信任交給你,如果你不用心對待,不把病情弄明白,治清楚,那麽病人一定會選擇離開。今天也許走的是一個,明天卻可能是一大片。病人從來不是不講道理,問題在于醫生有沒有講清道理,如果講清了道理,病人不會選擇不接受的,畢竟生命誠可貴。

    多年的行醫經曆,李傑平早已明白了一個道理——用心去做,絕不後悔。


科裏人才梯隊已發展壯大我要騰出手幹更多的事

    當初,血液科成立後除了遭遇病源少的難題,科室人才梯隊“斷層”也是大問題。除了醫院抽調的2名內科骨幹,其余都是李傑平上各大醫學校招聘的研究生。盡管他們在學校都是佼佼者,但是臨床經驗不足是硬傷。于是,李傑平主任親自制定“手把手培養計劃”,要求每位下級醫生對自己管床的病人仔細觀察病情,初擬治療方案。每日下午三點開始陸續向他彙報每位病人的治療進程及治療效果,然後共同研討,確定治療方案,帶教入學。李傑平說,自己不是名師,至少是個嚴師,名師出高徒,嚴師也能出高徒,希望年輕醫生能夠理解他的一片苦心。

    除了“手把手教學”,李傑平還不斷地爲年輕醫生們爭取多次外出學習培訓的機會,更是出面拜托自己在新橋醫院全軍血液中心的博士生導師,三級教授、主任醫師——孔佩豔教授親自傳幫帶這些前去進修的年輕醫生,“您怎麽教我就怎麽教他們,他們會比我強”。現在,血液內科的人才梯隊正在趨于完善,受患者肯定的“明星醫生”也層出不窮。

    說起這些年輕醫生,李傑平主任滿是欣慰,更透露著一股躍躍欲試的幹勁。“現在科裏的人才梯隊有了,我可以騰出手來幹更多的事”。目前,李傑平主任正在籌劃實施幹細胞移植的治療方法,設立擁有6張床的無菌病房。以多發性骨髓瘤、淋巴瘤、白血病、MDS、再障的有效治療爲專科特色,逐步將血液內科發展成爲市級重點專科甚至省級重點專科。

    2017年4月,李傑平已經率先受到湖南血液學科界的廣泛認可,被增選爲“湖南省醫學會血液學專委會委員,湖南省醫師協會血液學專委會委員”。

    也許在外人看來,李傑平的職業曆程就是在和自己較勁。而在他看來,最大的快樂莫過于此。


記者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