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ihk34c"><small id="ihk34c"></small><tr id="ihk34c"></tr></dir>
    • <noframes id="ihk34c"><small id="ihk34c"></small><button id="ihk34c"></button><sup id="ihk34c"></sup><kbd id="ihk34c"></kbd>
                            •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針灸小醫”溫暖人心(醫師 鄧福華)
                            發布日期:2018-08-17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康複醫學科主治醫師鄧福華

                                7月3日,康複醫學科打來電話“爆料”,說科室近幾日接診了多名波利維亞國家級跆拳道隊的運動員,他們紛紛表示這次的就醫感受十分滿意,特別是對科室針灸室的鄧福華醫生交口稱贊,說他使的針是中國話裏的“妙手回春”。

                               “鄧福華醫生”,提起這個名字時,記者一點也不陌生,母親前年因爲幫忙照顧小寶寶,導致雙上肢無力和酸痛,就曾經在康複醫學科進行過一段時間的康複治療。那時,每到晚飯時間,母親都會提起給她做治療的“鄧福華醫生”,說他技術好,待人好,針灸下去都是“針針到位”,治療十分順利。
                             
                                鄧福華醫生是康複醫學科的主治醫師,戴一副方框眼鏡,身著白色的醫生袍,大多數時候戴著口罩,給人一種沉穩、安靜的感覺。


                            波利維亞運動員:“你是最棒的醫生!”

                                采訪鄧福華醫生前,記者先找到了此次“爆料”的科室護士易易。看到記者來,她“獻寶”似地拿出鄧醫生和波利維亞國家級跆拳道隊運動員們的合照,其中一張照片是鄧福華醫生爲一名波利維亞年輕運動員進行針灸治療。易易告訴記者,這是鄧醫生當時接診的第一名波利維亞運動員,他叫FAVLO。
                             
                                FAVLO訓練時發生右踝關節受傷,出現局部腫脹,運動時會感到疼痛,導致不能承擔訓練強度和完成高難度訓練動作。玻利維亞教練和翻譯陪同FAVLO慕名來到長沙市中心醫院康複醫學科就診,恰巧鄧福華醫生在門診值班。他詳細詢問了FAVLO的病史,仔細檢查了傷處,確診FAVLO是“右踝關節扭傷”。考慮到FAVLO要求不放棄訓練的請求,鄧福華提出爲FAVLO進行針灸治療。

                                “什麽是針灸治療?”FAVLO和教練未了解過這種治療方法,兩人非常好奇也很有顧慮,不過還是願意嘗試。征得同意後,鄧福華一邊爲FAVLO施針,一邊向兩人解釋針灸的原理、功效及後續的注意事項。在經過20分鍾的針灸和10分鍾的艾灸後,FAVLO走下治療床,嘗試行走、下蹲、彈跳等基本動作,居然每個動作都順利完成,FAVLO喜不自勝,向鄧福華豎起大拇指,用西班牙語說道:“es,usted,el,mejor,me,dico”,中文意思爲“你是最棒的醫生!”

                                感受到中醫康複治療的神奇,波利維亞國家級跆拳道隊的教練希望鄧福華醫生能給隊裏所有的傷員做一下康複指導。在FAVLO完成治療後,多名跆拳道運動員陸續來到康複醫學科治療,對于科室的療效和服務,都特別滿意。


                            “我最中意針灸精准、療效快”

                                鄧福華說,自己在科室年資尚淺,2004年畢業來到長沙市中心醫院康複醫學科,到2017年也才13年行醫。提到自己的針灸技術,鄧福華說:“當初選擇它爲專業,就是喜歡它精准、療效快。”

                                與其他醫學生一樣,學好針灸的精髓就是得多紮針,感受針刺的感覺和流向。因此請老師教學紮自己、在自己身上找穴位紮自己、“求”同事和家人朋友讓自己紮是常有的事,每年往自己身上紮的針大約就有幾百針。不過,好在“有付出就有回報”,練習越多,自己針灸的技術也受到越來越多患者的肯定。“每次患者說我紮針紮得好,我的心裏挺高興的,當醫生最希望得到患者的肯定和認可。”

                                鄧福華醫生根據多年經驗總結,針灸對治療面癱有奇效。今年開春,科室收治了一例面癱女患者,姓袁,50多歲,是一名初中老師。由于天氣冷,戶外吹冷風導致面癱,入院時口角歪斜,嘴角流口水,眼睑閉合不全。“袁老師剛來時挺焦慮的,害怕會留下後遺症”,科室根據她的情況,在針灸治療上進行了個體化的調整,主要從攢竹、太陽、迎香、地倉、頰車、合谷等穴位進行針灸。

                                針灸治療第一次後,袁老師臉上開始有了笑容。鄧福華至今還記得,那時候,袁老師每天都來得特別早,特別准時。

                                “鄧醫生,我今天眼睛好像閉合更多了……”

                                “鄧醫生,我今天眼睛能完全閉合了……”

                                “鄧醫生,我今天口角好像正了一些……”

                                “鄧醫生,我今天不流口水了啊……”

                                鄧福華醫生告訴記者,每次看到袁老師日漸康複,他都覺得很開心。一般面癱患者康複治療的周期是20天左右,而她8天就恢複正常了,治療時間打了個半折,費用也縮減了許多。

                                後來,袁老師給鄧福華醫生送來了一面錦旗,錦旗上寫著“醫德高尚,技術精湛”。
                             


                            “科室讓我學會了給自己松綁”

                                鄧福華醫生告訴記者,現在針灸室每天接待患者量在100人以上,工作起來像陀螺一樣轉不停。忙起來時,總會出現患者不理解的情形——

                                “醫生,我已經等了1小時了,怎麽還不輪上我治療?”

                                “醫生,我等一下還有事,給我先紮針好吧!”

                                “醫生,我這快到時間了,快來幫取針,你們怎麽慢吞吞的?”

                                 ……

                                “剛開始這些情況讓人挺著急上火的,後來陳立早主任召開全科大會,要求大家一定不能在患者中‘掉粉’,哪個忙不過來,另外一個相對有空余的就一定要補上,工作時大家不能羞于開口,也不要隨意推诿。”總的來說,就是一個原則“科室不掉粉,個個是明星醫護”。

                                自從科室實行了這個不成文的規定後,鄧福華學會了給自己“松綁”,患者對他說:“鄧醫生,我等了好久了,你趕緊先來給我紮針吧!”

                                這時,忙不過來的鄧福華就會對患者說:“不好意思,這位患者還在治療中,我請王醫生給你針灸,放心吧,他技術非常好。”

                                鄧福華醫生說:“雖然部分患者會不太滿意我沒有親自紮針,不過這相比以前好太多了。因爲整體服務跟上了,科裏大家的水平也都在齊頭並進。一個科室一枝獨秀不一定是好,百花齊放才能滿園春。”

                            小醫不“小” 卻能溫暖人心

                                 問及未來職業發展,鄧福華希望將針灸治療和中藥治療糅合得更加“美妙”,針對具體的單病種創造出一種獨特見效的治療方式,中醫稱之爲“流派”。

                                “這是我做中醫希望成就的‘功名’。”2年前,鄧福華遇到一位患者,50歲左右的女性,膝關節疼痛,來治療時,鄧福華很有信心地告訴她,只要按照他的療程治,以後膝關節疼痛一定能控制好,至少複發疼痛的周期會不斷拉長。

                                剛開始,患者十分配合鄧福華的治療方案,針灸、艾灸和中藥相結合。一個療程後,膝關節疼痛有了明顯改善,這時,患者提出放棄後面的療程,理由是疼痛已經消失,沒必要後續治療。盡管醫生苦口婆心地勸說,療程要堅持,一時的效果是不能持久的,但患者不信他,還是堅決的放棄了,後來沒過兩個月,這名患者又來了,膝關節疼痛又犯了,斷斷續續治療幾次後,最後還是去了省醫院尋求名醫,希望找到“立竿見影”的法子。

                                “明明可以療效更好,可患者還是不太相信……”鄧福華遺憾地說道:“目前我們醫學科普還做得不夠,市民對針灸的知識了解得還不深入。”這些年,鄧醫生越來越重視衛生宣教工作,積極參加各類科普活動和社區健康宣講。

                                “每次鄧醫生隨我們到社區講課,他都要帶好多東西——針灸、艾灸的宣傳資料,人體12個重要穴位圖譜,針灸人體模型,針灸和艾灸的治療物件,整整塞滿幾個大袋子。”社工部曾帥說道。上課前,鄧醫生會親自給居民發資料和穴位圖譜;上課時,他會拿著針灸人體模型慢慢講,還讓居民上台體驗摸穴位;下課後,還會花時間讓想要嘗試針灸和艾灸的居民體驗一把。“中醫艾灸、穴位按摩這些人們日常都可以活用的理療方法,只有大家親身體驗才能實際地學習到。患者懂得醫療,才能更好地就醫,這對醫生和患者都是有好處的。”

                            記者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