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與死神賽跑 爲生命接力(醫師 邵啓兵)
          發布日期:2018-08-20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急診外科副主任醫師

              如果把醫院比作看不見硝煙的戰場,那麽急診科就是戰場的最前線。

              匆忙的腳步、飛快的語速、焦急的催促……這裏注定是一個永遠無法安靜的地方,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醫護人員總在無休止地與死神“賽跑”。

              “不好意思,請等一下,我來了個病人。”這是記者采訪長沙市中心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邵啓兵時,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他說話的語速也比較快。



          分秒必爭,剪刀刺傷頸部的休克患者得救了

              急診科危重病人多,病人病情變化快,搶救的最初幾分鍾,往往是搶救成功的關鍵。作爲一名外科醫生,邵啓兵每天面對的都是高風險的急危重症患者。
           
              2016年1月15日,晚上8點,邵啓兵醫生當班,120送來一個渾身是血的中年男子,因爲和家人發生沖突,不慎被剪刀刺傷了頸部的大血管,導致失血性休克,入院時,男子呈現昏迷狀態,血壓爲0,頸部仍然有活動性出血。

             “當時場景很像武俠片裏的割喉噴血,我們頸部有些動脈跟小拇指一樣粗,壓力是非常大的,一旦被割破,人很可能在1-2分鍾內會因失血過多死亡。”

              邵啓兵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生命垂危、需要緊急處理的外傷患者,他到達現場後,來不及過多的思考,一邊按壓住湧出的鮮血,一邊通知科主任、醫務部啓動緊急救預案,現場成立創傷救治團隊,並聯合耳鼻喉科、麻醉科、輸血科、手術室、重症監護室等科室,即刻實施床旁頸部刺傷清創、血管探查止血術。由于救治高效及時,該中年男子被成功轉入ICU進一步治療。

              急診科日平均接診400余名急症患者,醫護人員每天都面臨著生死搏鬥和血淋淋的場面。接受采訪時,邵啓兵醫生笑著說,急診科的醫護人員都是超人、是戰士,隨時准備著沖鋒陷陣,必須做到有危必救、分秒必爭、忙而不亂。


          細致入微,心髒破裂的車禍傷患者起死回生

              2018年4月12日淩晨4時許,搶救室來了三位車禍傷的病人,其中一名女性患者休克、昏迷,生命垂危。接到通知後,邵啓兵醫生緊急趕往搶救室。

           
              傷者年僅20歲,下班騎電動車回家,行至汽車南站附近的一個路口時,與一輛快速行駛的面包車發生猛烈碰撞,直接從電動車上“飛”了出來,被送到醫院來時神志昏迷、面色蒼白、呼吸淺弱、持續休克,血壓只有55/30mmHg。

              “當時患者生命體征極不穩定,我們迅速開啓急診創傷救治,一邊評估一邊組織搶救,聶夢旬醫生負責家屬談話,何蕊醫生負責氣管插管,邵啓兵醫生負責中心靜脈置管,創傷重症超聲評估(FAST)提示患者心包大量積液並血凝塊形成,肝周、下腹少量積液。”根據豐富的臨床經驗,邵醫生考慮患者心包大量積液很可能是心髒破裂導致,搶救類似病患,一分一秒都顯得彌足珍貴。他迅速進行了床旁心包腔穿刺,抽出120ml不凝固血性液體,爲患者心髒暫時解壓,贏得了手術機會,並協同胸心外科專家緊急爲女孩進行手術,及時爲女孩“補心”。

           
              “一般做完心髒手術,各項指標會明顯好轉,但奇怪的是,雖然術中輸了很多的血和液體,但患者血壓仍不穩定。”邵啓兵全程參與手術,他感覺到患者的病情異樣,隨即在手術台上再次爲她實施了一次FAST評估,結果發現女孩腹腔內的積液明顯增加了,肝髒可能有破口。隨後,普外科的副主任醫師蒲群旺緊急上台,爲女孩進行了第二台手術,術中證實了邵啓兵醫生的判斷:左肝外葉和右後葉均重度挫裂傷,在進行了肝破裂清創、部分肝葉切除等手術後,女孩被轉入重症醫學科(ICU)進行後續的觀察和治療,目前女孩已順利康複出院。

              “心髒和肝髒破裂的患者,每一步都很關鍵,如果不及時穿刺、開胸進行心髒修補術,那患者很可能當場就沒救了;如果不接著做肝髒手術,直接轉入病房,患者很可能因爲腹腔大出血而來不及搶救。”術中女孩全身總出血量已達到3600毫升,按照人體正常血量占體重的8%來計算,體重55kg的女孩全身血量約爲4400毫升,她已經失去了全身一半以上的血量,這種情況下能搶救成功可謂是奇迹,而兩次危急時刻的搶救,都離不開邵啓兵醫生的火眼金睛和明察秋毫。


          分秒必爭,盆骨骨折致大出血的患者救活了

              安徽25歲的楊女士(化名)和弟弟一同在長沙務工,6月的某晚,她和弟弟一起騎摩托車回家,結果路上遇到渣土車,因爲處在視野盲區,渣土車左拐時不慎撞到了姐弟倆,致其出現嚴重的擠壓傷,姐姐比弟弟的傷情更爲危重。

           
              “入院時,女患者一直處于休克、昏迷的狀態,陰道內不斷地湧出如溪流般的鮮血,我們積極監測她的生命體征,初步排除心包填塞、張力性氣胸等情況,做好呼吸等循環支持。”當時現場情況很混亂,根據常規經驗,根本無法很好地判斷楊女士是陰道本身出血,還是腹腔其他地方出血,只能先用大紗墊從陰道裏面強塞進去來幫助她止血,再進行液體複蘇、輸血等搶救措施,後面血壓明顯上升了一點,但也只維持在70-80mmHg。

              因爲邵啓兵醫生迅速有效的急救,醫護人員爭取到了一個緩沖期,隨後趕緊把患者推到CT室做檢查,明確診斷爲骨盆多發骨折,血流動力學極不穩定,而出血也是因爲骨折片刺穿了陰道的內側壁,所以才會流血不止。

              盆骨骨折的最大危險是會引起腹膜後大出血,部分患者的體內出血量可高達1000-2000毫升,人體總血液量約爲4000余毫升,如果前期救治不及時,患者後果不堪設想。據文獻報道,嚴重骨盆骨折休克發生率高達30%以上,甚至達60%,死亡率高達25%-39%。

              當時楊女士的病情十分危急,急診科迅速開啓綠色通道,將其送往介入室進行緊急微創手術,邵啓兵醫生全程參與,終于從死亡線上將她拉了回來。


          【相關鏈接】我是醫生,面對死亡也會有很多無奈

              不遺余力地挽救患者性命是醫生的天職,在醫院急診科,邵啓兵醫生見慣了生死,原以爲他面對死亡的態度會比較灑脫,細聊之後,才發現並非如此。

              2017年7月,長沙遇到罕見的洪澇天氣,在汽車南站附近,一破舊居民樓出現坍塌,一對中年夫妻被壓在了牆體下。入院時,女子病情還算穩定,但男子已經危重得連血壓都測不出來了,只是一個勁地吐血。這種情況下,醫生連推他去做檢查的機會都沒有,唯一能做的就是通過氣管插管保證他呼吸道暢通。

              “生命真的很脆弱,我看到他眼神裏充滿了恐懼和不確定,我們無力做很多的處理,最後只能看著他一步步走向死亡。”邵啓兵至今都難以忘記男子渴望活下來的眼神。所以這些年,除了提升自己技術外,邵醫生也在積極地從事公益活動,他希望通過科普宣教,將一些急自救知識融入到市民心中,做到防病于未然,比如他主持醫院組織的愛心小精靈暑期夏令營急自救知識講座,他經常利用空閑時間深入社區、工地、山區、鄉村等進行意外傷害、安全生産等科普宣傳。

              “我們所有的人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在天堂門口排隊,只是一些人會因爲各種原因被插到了前面。作爲醫生的任務,就是竭盡所能、想盡辦法地把那些被插隊的人送回到他原來的位置。這便是醫者的使命與擔當。”
           

          記者 湯雪 通訊員 林航(急診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