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師節系列報道】大家都稱她爲鄭媽媽(醫師 鄭岚琳)
          發布日期:2018-08-21閱讀量:

          ——記長沙市中心醫院婦産科副主任鄭岚琳

              在長沙市中心醫院産科,有一位女醫生被大家親切地稱爲“鄭媽媽”,她就是婦産科副主任、副主任醫師鄭岚琳。這位“鄭媽媽”是長沙市中心醫院婦産科主任饒麗娟親自請來的“生産高手”。自2015年初她到醫院産科後,已經幫助4000多名産婦順利生産,迎接4000多個嬰孩健康出生。

              鄭岚琳說:“我就喜歡孩子,産婦是我的‘閨女’,寶寶是我最重要的寶貝。”


          “鄭媽媽”的粉絲群

              每周二是鄭岚琳在産科門診坐診的日子,産科領班護士李佳惠說,很多産婦都是慕“鄭媽媽”的名而來,所以鄭岚琳主任的門診從來“不得閑”。

              吳小曦是一名二胎媽媽,今年34歲。大兒子是二年前的國慶節在長沙市中心醫院出生的。關于第一次生産,吳小曦十分感激“鄭媽媽”,因爲那時她遇到了“肩難産”。吳小曦回憶說,那時助産士告訴她,孩子的頭部已經娩出,肩膀卻卡在了骨盆出口處,沒有辦法順利出生,情況很危急。“我那時聽到助産士對我說‘肩難産’的情況,心裏特別害怕,害怕孩子會有什麽不好的事情發生。我只能按照助産士的指導繼續堅持。‘鄭媽媽’就來了。其實生産前在病房我就見過她,那時她來查房,根據我的宮縮情況,教我如何借助體位緩解陣痛,還主動爬上隔壁的病床給我做示範,印象特別深刻。”吳小曦記得那時鄭岚琳來到産床前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別著急哈,寶寶馬上就要出來了,咱們再加把勁”。聽到這句铿锵有力的話,吳小曦瞬間感到了安心,緊接著鄭岚琳和助産士一起通過生産手法將孩子順利托出,隨後就是孩子大聲的啼哭。“孩子出來後,我聽到‘鄭媽媽’說,這孩子可太壯了,有9斤1兩,辛苦媽媽了。我那時心裏在想,這位鄭醫生大概是豪爽的北方人吧。”吳小曦說,現在懷上二胎了,還是得在“鄭媽媽”這生,才覺得安全。

              像吳小曦這樣的孕媽媽,鄭岚琳醫生的診室外還坐著很多。聽說,她們還在微信裏組建了一個“鄭媽媽”孕産婦粉絲群,鄭岚琳也在其中。只要孕婦有想問的問題都可以在群裏留言咨詢,鄭岚琳一得空就會翻手機留言一一回複,從不偷懶。


          “鄭媽媽”的口頭禅

              鄭岚琳說,每個産婦生孩子都不簡單,這個過程有太多沒法預知的情況發生。所以作爲産科醫生,必須認真對待每一個孕婦,並且在每個孕婦生産前,用心琢磨生産中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事先做好全部的應對准備。

              關于“鄭媽媽”的這段名言,長沙市中心醫院産科主治醫師李名花表示,這是鄭岚琳主任每周在科裏開疑難病例講座必講的“口頭禅”,科裏所有的醫生護士都聽過不止一遍。李名花說:“自從鄭主任來了産科,她積極的工作態度特別影響大家。基本上每天她是最早到科室的人,七點半左右就會到。日常工作中,大家也能強烈地感受到她對孕産婦是發自內心的關愛,比如産婦能不能順産,怎麽更好地緩解産婦的痛苦,她總會巨細無遺地放在心上,想辦法爲她們解決。”在李名花的心裏,鄭岚琳就是“産科好大夫”的標杆。除了對産婦的關愛,對科裏下級醫生也從不技術藏私,只要她有的技術她就不吝啬教。李名花說,科裏每周的疑難病例討論大多是鄭岚琳主任親自准備的課件,順産的剖腹産的都有,每個病例都會詳細解說,疑難問題更是清楚羅列,然後引導醫生們一起討論,每一次學習都能學到新的方法或技術,十分充實。

              産科年輕醫師殷玲說,只要“鄭媽媽”在,我們就很安心。我們搞不定的,都叫“鄭媽媽”,“鄭媽媽”從來都是“有求必應”。最近,産科病房來了一個‘公主型’的産婦,28歲。因爲對醫療缺乏信任感,心中十分糾結,想順産又怕生産,不敢生。幾個年輕醫生輪番上陣進行勸說,産婦還是很害怕,情緒波動特別大。無奈,大家只好求助“鄭媽媽”。鄭岚琳仔細了解了産婦的病例,並通過與産婦及家屬交談找到了症結之處——産婦對現在的生産技術缺乏認知。于是,鄭岚琳花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爲這名産婦講述了完整的生産過程,以及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和産科能夠做到的應對方法和技術,並且不斷表揚産婦的備産表現,增加她的信心,這才打消了産婦的顧慮,親口表示願意接受順産。兩天後,這名産婦在産房順利生下了一個六斤重的男孩。


          “鄭媽媽”的大目標

              鄭岚琳說,當初來到長沙市中心醫院的“挖角”,就是看中了長沙市中心醫院産科的這個團隊,有朝氣,有活力,有想法,有拼搏精神。作爲産科醫生,鄭岚琳有自己的理想——希望能親自組建一支精良的生産團隊,有實力、有責任地應對産婦在孕産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危急情況,幫助産婦化險爲夷。並且産科打造成“以家庭爲中心的産科監護(FCMC)”新模式,替代産婦需要多次轉移的傳統産科模式。

              鄭岚琳介紹,這種以家庭爲中心的産科監護(FCMC)模式,主要建設兩種服務系統——LDR系統和LDRP系統。在LDR系統,産婦在家屬的陪伴和支持下,在LDR産房分娩,分娩2小時後轉入産後母嬰同室房間。在LDRP系統,産婦在家屬陪伴和支持下,在LDRP産房(家庭化産房)度過分娩的全過程,産婦不需轉移。如此,就將妊娠、分娩、産後休養和嬰兒監護整合在一個連續的家庭生活周期之中,令産婦和新生兒獲得更多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要實現這個目標,在向醫院要硬件設施之前,我首先要做好産科的‘軟件升級’。”鄭岚琳說,這個“軟件”指的就是人才的培養。 最近,産房副護士長張湘玲正在和鄭岚琳學習胎頭吸引術,就是采用一種特制的吸引器置于胎頭,形成負壓後吸在胎頭上面,通過牽引,協助娩出胎頭的一種助産手術。“每次,我只要一說想學新的助産技術,鄭主任就會很開心地說好呀好呀,感覺比起我想學,是她更想教。”張湘玲說,“鄭媽媽”教技術一點也不馬虎,第一遍親自示範,每個小細節認真講;第二遍,她讓我先敘述整個技術流程,她按照我的敘述再次示範和糾錯;第三遍,她在一旁親自看著我實際操作……就這樣,産程中胎監圖的分析、檢查胎位、胎頭吸引術、産鉗等多項助産技術,我已經慢慢熟練掌握。現在在産房應對各種突發狀況,我比以前沉著冷靜多了,不再是一有事就急得只記得打鄭岚琳的電話了。鄭岚琳笑著對我說:“教會了你們,我就能少踩些‘風火輪’往産房跑羅。”

              現在,長沙市中心醫院産科已經升級爲兩個病區,爲産婦助産的設備和技術也越來越全面。2016年,全國正式實行全面放開二胎政策,長沙市中心醫院産科平均每月接待300余名産婦,接生300多個新生兒,優質的生産服務在産婦之間口口相傳。鄭岚琳覺得當初自己來此的決定是正確的,那個理想中的産科就像一幅正在進行中的拼圖,一塊接著一塊,拼出輪廓,又拼出部分,再拼出另一個部分,直到最後拼上最中心的那一塊拼圖。鄭岚琳覺得十分欣喜,因爲這份“孕産情”是她畢生的牽挂與追求,“情”之所鍾,不離不棄。


          記者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