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黨群工作
醫德醫風
醫院值班夫妻檔:年三十“不一樣”的團圓
發布日期:2019-02-25閱讀量:

醫路有你(二)

    提起醫院,浮現在大多行內人腦海中的是什麽?

    是漫長的黑夜與生物鍾的顛倒?是無暇喝水上廁所的坐診?是腳不著地的病房護理?是一站就是數小時的手術?是驚心動魄的急診搶救?……或許,還有不被理解的謾罵和毆打。

    這些都是醫務工作者前行路上一個又一個的難題。可即便前路荊棘叢生,我們卻仍義無反顧。那,是什麽支撐著我們前行呢?

    腦海中又浮現出一幅幅畫面:

    剛出夜班的他/她又步履匆匆地坐上了去社區義診的車;主任坐了一天門診還不忘組織全科人員病例大討論;他/她高燒不退,打著吊針還在寫病曆;從手術台下來的他/她,由于站得太久,一路跛行著;剛還跨在平車上做心肺複蘇的他/她又馬不停蹄地投入了新一輪的搶救!

    還有前輩的鼓勵,同事的幫助,患者的感恩……

    工作中的點點滴滴,支撐起了我們走下去的動力,在無數次身心俱疲的時候,給了我們堅持的理由。在醫路,我們攜手前行。醫路有你,風和日麗!

    2019年,院報特開《醫路有你》專欄,征集醫路上那些或勵志、或感人、或溫情、或無奈的小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郵箱:825706796@qq.com,咨詢電話:15111140088(微信同號)


醫院值班夫妻檔:年三十“不一樣”的團圓


    春節臨近,你是已經踏上回家的路,還是因爲想念著家人而歸心似箭?在萬家團圓中,醫院有很大一部分人仍需堅守在崗位上。是他們的堅守,保障著廣大群衆的團圓。今天,我們就一起聽聽長沙市中心醫院春節期間堅守崗位的醫生夫妻檔故事,看看他們的堅守和新年願望。

    本報長沙訊  1月31日中午12點40分許,何祿娟從食堂打過來的盒飯已經快涼了,丈夫吳晉陽這才停下工作,兩人開始吃起午飯來。

    他倆是長沙市中心醫院的年輕“夫妻檔”,一個是醫院神經內科醫生,一個是呼吸內科醫生。今年大年三十,兩口子將同時在醫院值班,夫妻倆一起過個“不一樣”的春節。

    “醫院——家裏——醫院”,這是自2016年到長沙市中心醫院工作以來,吳晉陽和何祿娟的生活常態。

    從大學開始,到一同考上研究生,再到醫院,吳晉陽和何祿娟就“沒分開過”。去年大年三十,他們也一起在醫院度過。

    那時候,大兒子已經3歲多,二兒子還在腹中。懷著9個月的身孕,何祿娟爲在科室值班的丈夫做了一頓豐盛的“年午飯”,“就是些肉啊魚啊這些菜。”何祿娟說。

    “不對,應該說是冬筍炒臘肉、紅燒全魚,還有排骨湯。”吳晉陽接過話,兩人笑了起來。

    空閑下來時,兩人開著手機視頻,和在老家婁底的父母和兒子說說話,還會進親戚群搶個紅包,但“基本都搶不到了”。

    那天晚上還有頓美味的“夜宵”:科室裏的值班護士們帶來了火鍋底料和配菜,吳晉陽和她們一起涮起了火鍋。

    其實,過年期間,醫院並不像想象的那麽冷清,在醫院的除了醫生,還有不少患者和家屬。去年大年三十,神經內科十五病室住了20多個患者,大多是一些年底新住院的病人,或者一些感染嚴重、無法走動的危重患者。“家屬們大多會帶來年午飯或年夜飯,聚在一塊過個年。有患者家屬沒能過得來的,醫護人員也會喊上他們一塊來吃。”吳晉陽說。

    今年,吳晉陽將依然值守大年夜,在呼吸內科的何祿娟也主動請纓值班。

    對很多人而言,醫生是個辛苦的行業,但“辛苦歸辛苦,病人治好了,還是很有成就感。”何祿娟說。

    從醫以來,“顧不到家”也是經常的事。4歲的大兒子偶爾會有抱怨,但小小年紀的他知道父母做的是“治病救人”的工作,父母忙碌時也很少纏著他們。

    “有時候幼兒園有活動需要父母參加,他會拿出老師發的票,委婉地跟我們說活動的注意事項,但他沒開口邀請我們去,因爲知道我們去不了。”說起孩子,何祿娟眼眶有些濕潤,“不過,他說他長大後也要和我們一樣當醫生。”何祿娟又笑了起來。

    經常見到各種生老病死,何祿娟感慨很深,“現在我覺得,一家人能在一起,身體健康是最大的福。”

    1月31日中午,一邊吃著午飯,夫妻倆一邊計劃著年後的行程:初一回老家,初二拜年,初三回長沙,初四上班。

    “好,就這麽定了!”兩人相視一笑。

《潇湘晨報》記者吳雯芳 通訊員 高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