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號
  • 服務號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長沙市中心醫院 > 中心大講堂
中心大講堂
如何做有溫度的醫者?
發布日期:2017-08-09閱讀量:

——請聽與會人員如是說

    最近,關于學醫話題火爆朋友圈:“大陸36名高考狀元無人學醫,香港6名狀元全部學醫”。“如果重返18歲,你還會選擇做一名醫務工作者嗎?”話題一出,引發的社會輿論達到曆史上前所未有的關注度。此次醫院第二十五期中心大講堂特別邀請人民日報高級記者白劍峰老師爲大家做《做有溫度的醫者》專題講座,內容發人省醒,會場內不時爆發出共鳴的掌聲,而會後的感悟也此起彼伏。

記者 高琳

超聲醫生的“不便”與“順便”

    每當走進醫院門診四樓超聲科候診大廳,候診患者人頭攢動,往來如街市,十余間診室內采集器“咔咔”聲此起彼伏,時而還會傳來這樣的對話:“醫生,我做的乳腺彩超,順便幫我把心髒一起看下吧”,“兩個部位隔的那麽近,幾分鍾,順便幫個忙撒”……這樣“順便”的請求每天都會遇到很多次,做淺表彩超的要順便看腎髒,做心髒彩超的要順便看胸水……理由五花八門,有抱著試一試心態的,有苦苦請求的,有死纏爛打的,也有蠻不講理的,每次遭遇,超聲醫生只能耐心的解釋:“彩超能做的部位很多,但是檢查部位不同選擇的超聲機和探頭都不同,對于超聲專科而言,您的順便確實有不便。”

    在超聲科每天都會有這樣拒絕,“不便”的拒絕是我們專業的判斷,是對患者高度的負責,正是這份專業和責任,超聲科每天又在上演著各種“順便”!

    有順其自然的“順便”:醫生在對孕婦進行臨産前常規檢查時,如發現盆腔內有包塊,立即提示門診醫生,卵巢腫塊?闌尾包塊?後進一步檢查後確診爲闌尾炎,使病人得到及時處理;醫生行陰式彩超檢查時,如發現部分腸管擴張、腸間隙積液, 提示腸梗阻的可能,後經臨床醫生進一步檢查而確診;醫生們在檢查頸部時,如發現甲狀腺葉內多發小結節,會提示病人去專科門診就診、定期複查。

    更有擅做主張的“順便”:醫生在行腹部檢查,申請單上注明“肝膽胰脾”,發現肝腎間隙有液暗區,會隨即擴大檢查範圍,後發現盆腔、腹腔均有液暗區,盆腔內有個50mm包塊,立即讓患者制動並輪椅運送,術後診斷爲黃體破裂;急診超聲醫生接診的2歲哭鬧患兒,申請單上注明“常規腹部檢查”,檢查發現腹部無異常變化,會主動擴大檢查範圍,查尋原因,後發現患兒雙側胸腔積液,立即與臨床醫生溝通收住入院,患兒入住後病情惡化出現心衰,經搶救轉危爲安;出診班醫生在行床旁檢查時,申請單注明“雙下肢靜脈”,只要發現下肢動脈病變,檢查報告必定會出現動脈的描述和診斷。

    以上“順便”之舉在我們超聲科日常工作中不勝枚舉,無論是在診間、急診、床旁還是術中超聲,超聲醫生利用手中探頭,以“不便”彰顯專業!以“順便”凸顯專業!目前我們科室日接診病人在1000人次左右,提早上班、推遲下班早已習以爲常,不管工作有多忙,超聲醫生堅持檢查時熱情接待、標准采集、仔細分析,結合病人口述的病情和臨床醫生提供的信息,結合影像學、臨床、解剖、病理等多學科醫學知識,做出有價值的診斷,用“專業”诠釋有溫度的醫者。


超聲診斷科 陳豔瓊

治病愈心,也許離“暖醫”更近一些

    作爲一名在臨床工作了33年的“老口子”,醫學院的韶華亦恍如昨昔。如果重返18歲,你還會選擇做一名醫務工作者嗎?”對于這樣的話題,我卻回答得有些糾結。

    衆所周知高三學生學習苦,孰又知醫學院的大學生生涯年年如高三,孰又知這專業書最厚、專業課最多的醫學院學習仍然是“簡單”科學知識的綜合化,待到臨床教學醫院的實習才會發現幾乎沒有書本上的“標准化病人”。每個病人都有其“生物-心理-社會”的特點,都是“複雜”個體。

    醫生每天都要面對變化莫測的疾病和病人,信息不充分,基礎理論(病因、病理)也不明了,醫生個體的知識、能力、經驗都不平衡,但無論資深專家還是初出牛犢,都要做近乎完美的臨床應對,達到患者對療效的最佳預期。但你會發現即使尋訪一個高年資的醫生,他依然會認爲醫學最大的困惑還是不確定性。病人因爲無法確診而惶恐不安,醫生因爲不能確診而左右爲難,醫療費用因爲不確定性的探究而節節攀升,社會輿論因爲不確定性而質疑醫學的科學性。

    但現代臨床醫學之父威廉•奧斯勒說:醫學是一門不確定的科學和可能的藝術。可見醫學的最大價值不是包治百病,醫生的最高能力也很難改變生老病死,生命體的最後一課必定是衰老與死亡。“醫生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之間活得好一點,僅此而已!”看似消極的一句話,卻無不彰顯本質。

    白劍峰老師提醒說,在形形色色的不確定性的煎熬中,醫生應該轉變自己的態度不把呈現確定性作爲職業的唯一價值,轉而以友善與共情去安撫惶惑的病人和躁動的家屬。正如特魯多所說“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治病愈心,看疾病本身也關心疾病之外的人,也許離“暖醫”又更近一些!
                                                            

康複醫學科 王麗菊

做暖醫,“換位思考 有效溝通”很重要

    “一個有溫度的醫生,應該是一個尊重生命、懂得謙卑、有一顆柔軟的心的人,應該尊重患者體驗、尊重生命規律。”這是我聆聽白劍鋒老師講課體會最深的一段話。

    記得希臘醫學先驅希波克拉底曾說過,醫生有三件法寶——語言、藥物、手術刀。語言排在了第一個,這樣一句古老的格言很多醫學生都耳熟能詳,可是往往在工作生活中卻被淡忘,對語言的運用也慢慢生疏。結合白劍峰老師的講課,我懂得了“人文關懷、有效的溝通、站在患者的角度”就共同組成了“暖醫”這個名詞!

    白劍峰老師講課中提及的一個故事讓我記憶猶新:一名做完心髒支架後的患者一直覺得支架在身體裏發出異響,和醫生多次提及此事,醫生總是說:“這不可能,是你自己産生的幻覺,從來沒聽說過心髒支架能發出聲響的……”直到幾年後,這位醫生自己也安裝了心髒支架,夜晚,他也聽見了支架在身體裏發出奇怪的聲音,這才想到那位患者說的確有其實。的確,“病情不會全部按教科書那樣發展”這一點也充分說明,“有效溝通”的重要性!


門急診醫技黨支部 顔夢婷


                                              
用“心”去做醫者佛心

    白劍峰老師的課生動有趣,大家都聚精會神,聽得津津有味,可謂是飽嘗了一席精神大餐,接受了一次心靈洗禮。“醫生是智商和情商的完美結合”、“醫生是生命花園的園丁”、“醫者佛心”、“醫生的另一個角色是牧師”等課堂精髓,反複在我腦海中回蕩萦繞,讓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我頓覺自己不勝一名醫生,我要重新認識自己和自己的的職業。我又想起一位西方醫生特魯多的銘言:“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這也是在告訴我們,醫生的職責不是簡單的治療、治愈,而是更多的幫助、更多的安慰。

    白劍峰老師說“治愈不是醫學的唯一目的,讓人活得更好才是醫學的更高境界”。醫學不僅是一門自然科學,更是一門社會科學。因爲我們面對的不是獨立的某種生物疾病,而是有思想、有情感、有社會屬性、需要幫助的人。雖然他們不幸患了“癌症”、“結核”“艾滋病”等生物性疾病,成了我們的患者,但是社會對他們的鄙視、醫生對他們的冷漠,才是對他們最大的打擊。一旦他們患病,內心會不停地問:“我爲什麽會得這種病,我做錯了什麽事,會治好嗎,我還能活多久,我沒臉見人了……”,從而讓他們産生了“恐懼、失望”等心理,進而導致了社會性“心病”的産生。不同的人,文化程度、社會閱曆、經濟能力、性格特點、心理素質等不同,就決定了他們承受“心病”打擊的程度不同。因此,我們醫生面對患者的不僅僅是他的疾病本身,更是他的“心病”。這時,他們需要得更多的是安慰。

    對患者的“疾病”,我們醫生要動“腦”去思索它的“診斷、治療方案”;動“手”做手術去治愈它們;對“心病”我們就要動“嘴”去與患者及家屬溝通,告訴他們疾病的産生、轉歸,笑對疾病,甚至不懼死亡;動“心”則是白劍峰老師說的“醫者佛心”,“與患者情感共鳴,同喜同悲,能夠在不同的境況中理解別人的感受,也叫同理心”。

    聽了白劍峰老師的課,我覺得我們更要用“嘴”去與患者交流,用“心”去感受患者的“心病”,做一個有溫度的醫者,讓患者感受到我們溫暖的雙手,而不是冷冰冰的手術刀!

外科黨支部 楊繼承


[ 返回列表 ]

置標出錯:關鍵字 'order' 附近有語法錯誤。
置標出錯:關鍵字 'order' 附近有語法錯誤。